榕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未来小说weila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1.你们没有音乐美术课,也就没有音乐美术老师,如果遇见了音乐美术老师,不要听他们的话。】

【2.体育课必须要上,上体育课的时候,不可以离开教室,体育老师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请假。】

【3.●要听体育老师的话,他很危险。】

第3条这个要的前面,有一团污渍,好像盖住了什么。

“顾渊,你能看见这里遮住了什么吗?”

白桑将纸条来来**,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之后,递给了顾渊。

顾渊微笑,“我是诡异,不是x光机。”

白桑:行叭,你说得对。

体育课不可以离开教室,那么规则二第4条后半句,上体育课之前要去器材室搬器材,并放在操场中间,那就是错的。

语文老师找到了自己的日记本,便回到讲台继续上课。

下课前,语文老师开口。

“下节课体育课老师没时间,你们上自习。”

白桑不禁松了一口气。

最后一节自习课,白桑小心地拿出手机,眼角余光向后看去,就见那张恶心的脸再次出现。

“巡查老师来了,完了完了,希望今天不会轮到我。”

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传进白桑耳中。

巡查老师?

后面那个丑陋的人脸,居然是巡查老师。

白桑想了一下规则,只要她按规则来,就不会有事。

很快,白桑就觉得眼皮很重,好像恨不得立刻闭上眼睛睡过去。

但是,规则二第2条,在教室中不可以打瞌睡。

“困了吗,困了那就休息一下,劳逸结合才能学得更好。”

讲台上,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白桑似乎觉得耳边响起了潺潺流水声,她全身就像是处在温暖的流水之中,现在只想陷入美好的梦境中。

轻轻的脚步声靠近,随后在白桑身边站稳。

站定的身体没动,但是一个脑袋却伸到了白桑身边。

像极了一根加长型的麻辣鸭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女生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