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精先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未来小说weila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后来发生的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源于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当时我正坐在电脑前码字,十指把键盘打得劈哩啪啦。

将键盘打得噼哩啪啦的我是个职业作家,专门写一种叫小说的东西。我在纸质的媒体上发表的所有文字,统统地全是小说。不过,这几天我本人也有点匪夷所思,竟然莫名其妙地写起了剧本,而且还是一个戏曲剧本。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我正皱着眉头、绞着脑汁,在推敲女主角的一段唱词,突起的电话铃声将我吓得一哆嗦,把思路给打断了。我犹豫了那么一下,拿起放在案头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并且习惯地发出一声“喂。”

话筒里传来一个遥远的、陌生的,类似于早些年热播的一个动画片里唐老鸭的声音:“你是彭先生吗?”

我说:“是,您哪位?”

话筒里的唐老鸭说:“我,我叫北方四爷。”

北方四爷?这算什么鸟名字?我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但是,很快,我皱起的眉头就舒展了开。我忽然想起来,现在已是网络时代,地球人多半都成了网民。网民们除了都有一个传统的名字外,还都有一个网名。我本人其实也有网名,而且还不止一个,什么地精、小腕、臭老横什么的。“北方四爷”四个汉字,是网名无疑。由这个网名,我还忽然想起了另一个网名:南派三叔。眼下,我的电脑桌上正放着这小子主编的一份叫《超好看》的杂志。那是我刚从当当网邮购来的,虽然还没有来得及仔细阅读,只是胡乱翻了翻,可杂志后面征稿启示中许诺的千字千元的稿酬,却让我动了心。我正盘算着写完这个剧本后,根据这家牛皮烘烘的杂志要求,也弄上类似的一篇,挣俩小钱花花呢。

北方四爷与那个南派三叔之间有什么瓜葛,我且不去想,我又开了腔:“您找我有事?”我尽量表示着客气和敬重,用了“您”这么个称呼。

叫北方四爷的家伙却有点出言不逊,说:“没事我千里召召地给你打电话干什么?我有病呀是?”

他说的“千里召召”中的“召召”这两个字,并不是我用五笔输入法打错的,是对方用嘴巴说出来的。看来我今天遇到的北方四爷不但有着唐老鸭似的嗓门儿,还是个底底道道的白字先生。

我没有给他纠正过来,只是私下里笑了笑道:“有事那就请讲。”

他说:“我看了你的一篇小说。”

“哦,是吗?”我一怔说,眼睛本能地亮了亮。

我刚刚说过,我是个职业作家,我发表的所有文字统统的全是小说。在刚刚过去不久的2012年里,我还小有成绩,在全国各地的纯文学刊物上一共发表了五个中篇和好几个短篇。不过,这些作品发表之后,除了收到可怜巴巴的几文稿费外,在读者中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也没有哪个知名的刊物给选载,更没有哪个评论家给整出篇评论来吹吹。今儿个忽然有人打电话来,说看了我的一篇小说,听口音还是来自遥远的外地,我就不能不有点小激动,不能不有点小意外,说话的口气也跟着越发客气起来。

我说:“您看的是哪一篇?”

我又用了个“您”字。

北方四爷依旧用唐老鸭似的嗓门说:“《野山野岗》。”

《野山野岗》?我的大脑出现了瞬间的短路。在2012年,我并没有发表一篇叫《野山野岗》的小说。在发表的五个中篇中,有个中篇倒是与这个名字颇类似,叫《野草与野花》。这部我十年前就写完,改了几十遍,差不多有三万字的中篇,为我换来了20000人民币。当然,我在这里要说明的是,人民币的单位不是元,而是分,两万分。在瞬间的短路之后,我的大脑又灵光如旧,我猛可想起来,我是发表过一篇叫《野山野岗》的小说,但是,那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究竟是哪一年发表的,我一时都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这个短篇小说发表在济南市文联主办的一个叫《当代小说》的纯文学刊物上。我还记得当时该刊物的主编叫崔苇,不过,现在的主编已经换成刘照如了。

两个主编都是我的老师和朋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