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七seven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未来小说weila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相传太古时期,炎帝女精卫溺亡东海,化形为鸟,衔石填海。时过境迁,海枯石烂,浪潮褪去,残余石子受其亡故身躯的浸润,生出灵识,后流落人间,传道授业。

他们学派纷杂,教义各有不同,名称众多,世人难以尽数知晓,便以“诸子百家”称之。

而在诸子之中,又有三家最为鼎盛:儒家,桃李天下,有教无类;道家,自然无为,齐物守一;墨家,兼爱非攻,侠义天下。此三家观念得民心、顺民意,故而得万人供奉,其创始者也得以升格称圣,并称为“三贤”。

当然,不可否认,百家争鸣的绚烂时代中,每一家的思考都堪称瑰宝。除却此三家外,法家、兵家则在庙堂之高大放异彩,如当朝丞相李斯便是法家中人。于嬴政而言,更为熟知的学派也正是这二者。

然而,直到今日之前,嬴政一直认为这百家中的大部分已经随着周的终结而消散——他悬在天际的龙眸并未捕捉到除却法、兵之外的百家踪迹。

“......继续。”他稍稍提起了些许兴趣。

“如始皇陛下所知,诸子百家身负神性,各自以自己的方式解释着天地万物。陛下此时所尊为法家,敢问法家对此世做何解?”

嬴政熟读法家典籍,此刻自然娓娓道来:“法家始祖李悝曾于《法经》中以绳喻之,认为所谓时间便如一条无限延申的绳索,各时各人,各司其职。互无交集,彼此独立。”

时至汉朝,诸多法家籍册已经散佚,刘彻也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完备的法家言论。令他讶异的是,尽管汉朝尊道为正统,当他听到法家的推断后,心中仍是觉得格外亲切。

“此言亦有道理,不过,始皇陛下亦可听一听三贤之仙的老子之论。”

嬴政颔首,以示洗耳恭听。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何解。”

“始皇的大秦是如何存在的呢?正如陛下是大秦的根,秦的万物都在陛下身躯上生长,这个世界也是如此。我们是前后相连的时代,但我们也是同一根巨木身上蔓延出的枝丫。秦是先长出的枝条,当高祖改秦定汉时,名为汉的枝条也就从树干中长出。”

“如今吾依照先哲所言通过树干,来到了陛下面前,便是最好的证据。”

嬴政了然,但又觉此言单薄:“以你之言,也只解释了前二句。‘三生万物’,又代表了何物。”

“始皇帝敏锐,然而遗憾至极,仙人留下此言后便飞升离去,其中含义只得由我等自行参悟。汉家代代解读,及至日前,也仅得前二句的奥妙。”

“微言大义,道家老子不坠贤名。”嬴政并不作恼,就当下的情况而言,前两句也就足够了,“既然如此,汉帝所求为何?”

刘彻拱手施礼,道:“汉朝想在大秦事端尘埃落定后,请始皇帝派出一批人马,前往民间寻找诸子百家——尤其是其余二位贤者的下落。道家一家之言便助两朝相遇破局,其余百家中,难道便不会有类似的珍贵想法吗?吾朝以为不能不加以注意,以规避来日的祸患。”

“此事即刻便可提上日程,不必以后。汉家为后世,可有线索提供?”

“诸子百家记载寥寥,三贤更是在动荡之时方才现身。始皇见谅,吾也仅能提供两位大贤的名称,了作线索。”

就连嬴政自己都不能在秦地中探索得百家踪迹,后世人能在天灾人祸中将这两个名字已是十分不易,更显出那二者名望之远。嬴政更确定几分寻到二人的决心:“武帝说吧。”

“贤者之圣,孔子;贤者之人,墨子。此二人分别为儒、墨所供奉,均有学子散布民间,或可凭此寻之。”

二人谈及此处,都很满意于对方的上道,可惜大事上的投契并不能削减彼此气场上的打架,故而将该谈的谈尽后,彼此客气了几句便无甚留恋地彼此拜别。

走到殿门时,刘彻突然回头:“说来,我很好奇,秦子民们与孽兽的关系,除你之外,这大秦还有第二人知晓吗?”

嬴政沉然不语。

刘彻了然一笑:“还真是辛苦。”随后跨出门去。

见自家陛下出了殿门,张汤即刻迎上。蒙毅向武帝陛下躬身行礼,踟蹰片刻后再次抱拳致歉先前在殿中的无礼。刘彻对这种忠心耿耿的臣子一贯印象不错,所以很是大度地摆摆手将前事揭过。

蒙毅悬着的心终于落下,行礼告别后便忙不迭跑回了殿内。

“陛下,大事已成吗?”待蒙毅走远,张汤方才发问。

“哪有那么容易?现在么,充其量是一只脚终于迈出去了。”刘彻摇摇头,伸了个懒腰,招招手唤来彩绸马,“哎——下次我不要来出使了,板板正正站着太累,你不知道那个始皇帝......”

他原想吐槽,又想起秦地中所有声音在秦皇耳中都无所遁形,故而又将词语吞了回去。

“再坚持一次吧,陛下。”张汤重又化形为他腰间匕首,宽慰道,“秦地决战只在明日,陛下可是‘世上唯一可驱使那两把利刃’之人,陛下不来,又有何人可来呢。”

刘彻一愣,万万没想到张汤居然听到了他在别家皇帝面前孔雀开屏的话,还反拿出来调侃他,耳根一时红了几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自己吹牛是一回事,被别人复读一遍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虽说此人负有做天子匕刃犬马的职责,必定忠心耿耿,但这种只要皇帝不自己动手屏蔽就能听皇帝所听,看皇帝所看的职能也太讨厌了!

“......张汤。”刘彻的语气隐隐有几分咬牙切齿,“我要把你从秦的天顶上扔下去......”

“还是不要如此吧陛下,汉律三十八条明令禁止高空抛物。”

“张汤!”

咸阳殿内,蒙毅正跪地听令。

“蒙毅,你有多久未见过你的兄长了。”

蒙毅一愣,旋即激动起来:“陛下,难道......”

嬴政略作抬首,蒙毅立即安静下来。

“该有一个结果了。”嬴政像是自言自语,但蒙毅不敢错过王上的任何一个字,竖起耳朵仔细聆听,“明日,将长城的烽火尽数点燃吧。”

蒙毅又喜又惊,能再见到兄长自然很好,可、可长城的本体......乃是陛下的双臂啊!

“陛下,此举势必要伤及陛下千金之体,之后修复又要耗费您宝贵的力量......”蒙毅痛心不已,他并非怯战者,可当他察觉明日便要向他们头顶那片恒久的黑暗宣战时,他竟也产生了惴惴之情,“陛下当真决定好了吗?是否——是否需要召集丞相他们商议?”

“此事无需二议。”嬴政声音重上几分,“去办吧,战役结束前不必回来。走前先去告诉丞相,朕令他主办寻找诸子百家的事宜,丞相会明白该如何做。”

蒙毅只得道是,转身步入巨木在殿内留下的阴影中。其实他心头也短暂掠过一个念头,想要提醒王上注意安全,抑或是痛惜王上的辛苦——但只片刻的功夫,这个念头便被蒙毅自己遗忘了。

那是皇帝,大秦的神明,不是他一个臣子可以去同情担忧的。

他的任务,只有执行命令罢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