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婠眯了眯眼,抬眼看过去:“到底怎么回事?”

钱铭眼一闭,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是,是蛊毒。”

“蛊?”梁婠倒吸一口气,头皮都是麻的。

又是蛊!

梁婠抿了抿唇:“什么蛊?哪来的?”

“是,是……”钱铭怯怯瞅她,嗫嚅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梁婠直直看着他,心头一片冰冷:“是那老夫妇给的,对吗?”

钱铭抹把眼泪,点头:“是。”

梁婠移开眼,看向床榻上的高潜:“他没有送老妇人回家乡,而是将人杀了灭口,对吗?”

钱铭抬头看一眼,闭眼点头:“是。”

梁婠默了默,又见钱铭跪在地上啜泣,笑了下:“他吐血昏厥,我会受影响,也是因为这蛊,对吗?”

钱铭的唇抖了抖:“……是。”

梁婠眯起眼,笑不可抑:“他可真是好样儿的!我还从未听过哪个皇帝敢以身试蛊的!”

梁婠敛了笑,站起身,往床榻上扫一眼,声音极冷。

“自作孽不可活!”

说罢,抬脚就要往殿外去。

刚迈出一步,一只脚被人死死抱住,害得她身子一晃。

钱铭带了哭腔:“娘娘求您想想办法,救救主上——”

梁婠沉着声,气道:“他把能救他的人杀了,我又能如何?”

钱铭死不松手:“娘娘,您会医术啊,现在只有您能救主上了!若是连您都不管主上……”

他呜咽着,再说不出话,双手像钳子一样钳住她的脚。

梁婠低下头,这一幕像极了她当日的绝望。

“你以为巫蛊与医术一样吗?若不是老妇人——”

钱铭忽然仰起头,哑着嗓子:“娘娘,主上这都是为了您!都是为了您啊!”

“为了我?”梁婠失笑,随即又点了点头:“对啊,他不就是想用蛊控制我吗?这算不算自食其果、恶有恶报?”

她低下头,抚上隆起的腹部,如今之计,只能催产生下这个孩子了……

钱铭拼命摇头:“娘娘真以为是那个老妇人救了您吗?”

梁婠皱了下眉头:“你想说什么?”

钱铭吸了吸鼻子,咬牙道:“是主上,真正救您的是主上。”

梁婠一怔,无尽的寒气从脚底窜上头顶。

她偏过头缓了缓,试图推开他:“钱铭,你编谎能编得像样点儿吗?”

钱铭急了:“娘娘难道就没发现,您体内的毒渐渐淡了,身体也一点点好起来了?”

梁婠心一沉,眯起眼睛看他:“……什么意思。”

钱铭不再遮掩,豁出去了,大声道:“老妇人说这情蛊的作用是,我代你受身痛,你代我承心伤。”

梁婠哑然失色:“你在胡说什么。”

钱铭直起身,大声道:“小的没有胡说,老妇人说这蛊叫‘形影相守’,用了这个蛊能让您身上的毒转嫁到主上身上!谁想这个毒竟然会引得旧毒也加重?您看看这一地黑血,难道还有假吗?”

“荒谬!”

“荒谬,小的也觉得荒谬啊,可它偏偏就是真,是真的,那老妇人跟主上说,想要保下您,只能舍掉孩子,将所有毒引到孩子身上,可是您肯定不会答应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未来小说【weilaixs.com】第一时间更新《芙蓉帐: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