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weila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十世帝后》最新章节。

“……什么?”

离鸢迟疑地转过头。

常胜一叹:“果然……你并不知道,这可是整个轩辕军都心知肚明的事实呀!族长他从以前到现在,每每受伤都只会一个人待着,不让人照看,也不许人靠近,除非重伤昏迷,否则即便是睡时他也会全身戒备,像头孤狼一样独自舔伤。”

“可,可是……”

离鸢张着嘴,想说:开什么玩笑,以前那么多年,他受了伤不都是……

常胜却先她一步堵住了没有说完的话:“只有你例外,宝儿,只有你是例外……这么多年,真正见过族长伤口,并能在他受伤时还能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你,现在你能明白应羽的激动了么?”

离鸢的瞳孔蓦地放大,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他们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是铁了心要把他刷成一个痴情难改的形象么?

可转念一想……

自己从前在北海,似乎还真的在某本野史中读到过类似的内容,说是上古的那些英雄们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些怪癖,而东皇帝君那一页,只有极为敷衍了事的一句话:从不在任何人前展露伤口。

所以……这竟是真的?

而且那家伙还莫名其妙的把这怪癖带下了界!?

然后……

没有然后!

离鸢,你清醒一点!

那个人是东皇帝君,是那个高高在上、可为天下葬心的东皇帝君!

少典只是因为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也只是帝君的一世,转瞬即逝的一世,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应羽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族长他……是真的情况不好,外伤什么的还好说,主要是那些内伤旧疾,柃木说已经伤及心肺,族长又一直不让他看……”

离鸢慢慢的低下眼睑,再不让那双眸子透露出任何的心思,“……那为什么不去找我?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在哪儿么?”

常胜深深看了离鸢一眼。

“因为族长不让,说是在你自己愿意回来之前,不许我们任何人骚扰你。”

离鸢深吸一口气,这一刻竟无话可说。

于是常胜继续道:“宝儿,你是知道族长的,从小到大,他从不曾勉强过你任何事,这次也是一样。所以应羽再着急,也只能近一两年才能调动斥候军,隐晦地给你透露些许族长的消息,这还是族长放了水的……可能连他自己都知道,五年,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了。”

离鸢慢慢的闭上眼睛,这一刻,连她自己都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绪了……

五年了,她生生在自己的心上磨了一层厚厚的茧,以为再不会惧怕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却不想现实偏要这样一条条地将它撕开,不遗余力地去嘲笑她所做的一切。

好!她承认!

她承认自己是动心了,对那个青梅竹马,给了她这一世最大宽容的那个男孩动心了,可那又怎样,也不过只是……一时心动而已啊。

未来那么长,这样的一时心动,改变不了任何事!

她不过是想护着自己,不让这转瞬即逝的一世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怦然心动影响到未来无尽的岁月……

怎么就不行呢?

他怎么能这样!?

明知道她心心念念的是他,是他轩辕少典,而不是天上那个曾经与天地共生的东皇帝君……怎么就偏偏要拿少典这短暂的一生来撕扯她呢?

太……过分了!

离鸢冲进少典军帐的时候,他正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给自己换药。

察觉有人闯入,他会本能的掩伤、防卫,却在看见是她之后,眉宇间多了几丝了然,几份放松……

这些细节她以前真的从未注意过。

可此刻看到了,她也并不觉得高兴!!!

久别重逢,没有相顾无言的遥遥相对——因为离鸢压根不与他对视,只是想也不想就走到他的身前,接过他手上的一切,掀开他的衣领,看着那条已经沾满鲜血的绷带……

少典任她为之,眼巴巴盯着眼前这张足足五年没有见到的脸,久久没有回神。

两个人的一切都太自然了,自然的仿佛从前每一次他打仗回来时一样,仿佛……两人并没有分开这五年一样。

离鸢一点点地解开绷带,看着眼前这白皙的胸膛上平白增添的那一道道错综复杂的新伤疤,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又将它吐露出来,可心中的郁结却是更甚!

“你这几年挺忙的啊。”

突如其来地一句让少典瞬间回神,有些拿捏不住她的用意:“……还好吧,也不是太忙。”

离鸢却恼得很:“不忙你能身上多了这么多道疤!?一个个鲜活伶俐地,觉得好看是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未来小说】地址:weila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