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的聚餐,相当于是咒术高专全体学生自愿组建的集体活动。

因为咒术高专的学生太少,根本不存在什么“虽然在一个学校但没有打过几次照面”的情况,大家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都还算不错,所以才会提出每月聚餐这种轻松的、促进同期感情的集体活动。

这次的聚餐,因为轮到五条悟请客,所以他大手一挥直接带大家去了五条家名下的产业——一家位于银座的日式料理店。

四个女生在五条悟的带领下直接去了那家日式料理店为自家老板预留的最大最好的包间,而剩下的三名男生则相约一起去买酒,等大家都到齐后,才开始上菜。

从菜品的精致程度就能看出厨师有多用心。不过想来也是,自家家主带人来吃饭,怎么可能不拿出十二分的认真来布菜。

“那我开动啦!”

等菜都上齐,大家齐齐合掌做祈祷状,说完才迫不及待地开始动筷。

“每次这个时候,我才会有五条是五条家家主的实感。”家入硝子夹了一片河豚片,慢慢咀嚼后,咂咂嘴感慨道,“实在是很难想象五条这样的性格怎么能成为家主。”

“当然是因为老子足够强了!”白发少年理所当然地说道。

说完,他还相当臭屁地推了下自己的墨镜,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就连头发丝都高高翘起,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看吧使劲看快看看最强的我”的自得感。

餐桌上的大家都对五条悟非常不礼貌的自称和无时无刻散发着的自满免疫了,闻言都没什么反应,继续品尝美食。

只有夏油杰扶了下额头,对他这个非常不礼貌的自称颇有微词,但是碍于现在人多,也不好直接和五条悟说些什么,只能偏头看了眼加茂杏奈,和她交换了一个彼此都懂的眼神,很无奈地耸了耸肩。

黑发少女扑哧笑起来,又怕自己太放肆,欲盖弥彰地轻咳一声,扭头去和庵歌姬说话。

尽管如此,但是这点儿动静还是被五感敏锐的五条悟听见了,他飞快地扭头看过来,胳膊肘搭上夏油杰的肩膀,明明是在不满地威胁挚友,目光却越过夏油杰看向了加茂杏奈:“喂,杰,在悄悄说我坏话吗?”

“我可没有。”夏油杰面不改色,推开五条悟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朝加茂杏奈眨了眨眼睛,“对吧,杏奈?”

加茂杏奈飞快地扬起嘴角,朝夏油杰笑了一下,随后坚定点头:“对!”

白发少年看看她,又看看夏油杰,莫名其妙垮了下嘴角,有点儿不大高兴,却又因为搞不清自己这不高兴的由来,所以只能选择向平时那样响亮地啧了一声,不再说话,回身和面前炸得酥脆的天妇罗作斗争。

“……”家入硝子看了看相视一笑的两人,又看了看正低头吃天妇罗的五条悟,约莫是想到了昨天和五条悟的信息,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倒也没有对这场面发表什么评价,转头又夹了一块河豚片。

与此同时,刚才去便利店买来的果啤也被一年级的七海建人放上了桌。

“因为之后还有安排,所以我们只买了一些果啤。”七海建人这样解释道——往常他们都直接买啤酒。

今天下午有猜谜寻宝比赛,他们一早就说好了,吃完饭后去凑凑热闹。

一年级的灰原雄兴致勃勃地开了好几瓶果啤,先给前辈们满上,才转头给自己和七海建人倒了一杯。

“我就不用杯子了。”家入硝子摆摆手,拒绝了灰原雄倒酒的好意,自顾自地又开了一瓶啤酒,表示她直接喝这个就好了,“就算是果啤,也该直接干才对嘛。”

没错,家入硝子,是一位酒豪。

“来吧,干杯!敬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假期!”

“干杯!”

无数个酒杯里,一瓶果汁格外突兀。

五条悟兴冲冲地举高自己手里的果汁,和其他人的酒杯碰在一起,他还特地扭头和夏油杰碰了一下,故意把自己的果汁溅到对方的果啤里,随后若无其事地做回自己的位置,假装自己什么事儿也没做。

黑发少年看着自己杯子里晕不开的那几滴果汁,眼尾抽了抽,本来有些恼,可是他转了转眸,最后只是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用惋惜的声音说:“唉,算了,毕竟悟是不会懂酒的味道的——”

“哪有什么不懂的?我又不是没喝过!”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五条悟立刻炸了毛,捏紧自己手里的果汁瓶,很不爽地抗议道。

夏油杰看了眼他手里的果汁,微微一笑,用夸张的、非常包容的语气说:“是啊,毕竟,悟是哪怕沾一滴酒都会醉掉的人嘛。”

在场其他人都跟着笑起来。

是的,自诩无所不能的五条悟,也有众所周知的、完全无法征服的东西,那就是酒精。

自从一年级的时候五条悟因为好奇尝试过一次,并且以惨烈的失败告终后,他就对酒精敬谢不敏,再也不碰了。高专的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勉强,由着他喝果汁吃棒棒糖。

不过呢,在五条悟故意恶作剧的时候拿这件事打趣他,倒是他们很愿意做的事情。

五条悟鼓了鼓腮帮子,撕开一颗水果硬糖送进嘴里,无视了笑得最高兴的庵歌姬,也不再搭理率先开始打趣他的夏油杰,调转矛头看向加茂杏奈,眼尾微微下耷,作出可怜巴巴的样子,非常委屈地撒娇道:“杏奈——你也要和杰一起嘲笑我吗!”

“啊?”加茂杏奈显然没想到自己也会遭殃,她稍稍收敛了下自己的表情,随后抿了口酒,很不给面子地说,“只是事实而已吧,怎么能说是嘲笑。”

这当然不是五条悟想要的回答。

可是,如果让他就此放弃的话未免也有些太没面子了。

他想了半天,努力想些什么恰到好处的、可以让加茂杏奈改变口风的话来,但是又要注意分寸,不能让这话太过分——他还是很明白的,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才刚得到了对方“朋友”的认可,如果真的惹恼了杏奈的话,她恐怕不会很轻松地原谅他,那就很难收场了。

尤其是,不能像之前在游乐园的鬼屋时那样说错话了。

五条悟首先排除了“搞什么嘛,明明杏奈酒量和我一样差”这种显然会惹对方生气的话。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加茂杏奈从来不承认,也不愿意放弃喝酒,每次聚餐,她总会和家入硝子、庵歌姬一起推杯换盏,最后醉得不省人事,被两个女生齐心协力扶回宿舍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