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满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未来小说weila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吸取灵魂之后,那青铜神树突然发生了变化,原本象征着太阳的神鸟突然变得面目可憎,眼角不断地向下低着红色的血泪,连同那铜绿色垂下来的枝条也变成蛇身蛇面的模样。

就在大家思考要不要逃离这个鬼地方的时候,那座“青铜神树”突然原地下落,就像是升降台被按下了按钮,一下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陈易之瞠目结舌:“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神树吧!”

还没等大家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墓室里传来“轰隆隆”的声音,竟然是来时的门被关上了,更糟糕的是,在转了一圈之后,大家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目前唯一通往外界的路就是之前神树留下的“坑”。

陈易之十分不合时宜地调侃道:“之前都是我们在挖坑,没想到现在挖得坑要把自己埋了。”

温雨白了他一眼,决定不和小朋友计较,率先跳了下去,紧跟着的是马山,陈易之看着消失的两人,叹了口气:“不是吧!好歹等等我啊!”

不过温雨没有听见陈易之的这声哀嚎,直觉这种东西太过玄学,即便是在当前的状况下,恐怕愿意相信她的人也不多,毕竟其他人可没有上帝视角这一绝杀,更没有与之相伴的超凡“第六感”。

等到温雨从失重感中逃离出来,渐渐适应眼前光线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处山洞里,山洞的顶部有一个缺口,看起来她应该就是从那里掉下来的。

温雨等了一会,没见马山下来,她心中纳闷,奇怪,明明在自己跳下去的时候,看见了马山同样跳下来的身影,怎么过了这么久,他还没落下来?总不至于是因为块头太大而被卡住了吧?

等到再看了一会的时候,温雨终于发现了端倪。

原来这山洞顶端的洞不止一个,密密麻麻的像是月球表面一般,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它们就会进行一定角度和距离的移动,想来这也就是为什么,马山没有和她掉在一处的原因,想明白这一点,温雨也不再等下去,如果掉下来的人心不齐的话,一个人反而更安全。

出了山洞,温雨发现自己居然在悬崖之上,也不知道现在她还算不算在陵墓的范围之内,至少在目之所及的地方看不到一点像是墓室里才会看到的东西。

在她眼前,是层层叠叠的山峦,绵延不绝,千里皆碧,此时月上中天,薄雾四起,幸而这里的雾气无毒,否则又是一个大麻烦。

一阵风吹过,雾气被吹开一阵,穿过那如同流水一般的月光,温雨看见在那一片山峦之中,有一个巨大的坑,原来她所在的位置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悬崖,只是正中间的山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像是硬生生被人搬走了一般。

而最让人感到震惊的是,那个不知道是天然还是人力导致的大坑之中,竟有一颗将近十层楼高的大树,它的直径估计得有个五六米的样子,连上面攀爬而上的藤蔓都有温雨大腿粗细,大树和藤蔓之间似乎是寄生的关系,藤蔓依托大树而活,同时它的末端一直延伸到地下,支撑着大树并为其提供养分。

等到再细看的时候,温雨发现有些藤蔓竟是青蛇伪装而成,它们的皮肤颜色和那藤蔓相差无几,身上的斑纹更是做到和藤蔓的枝节相差无几,也不知道三者经历了多长时间的共同进化,才能发展到如今相生相依的局面。

在大树周围,有几条碎石子铺就的小路,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小路组成的图案是许多个圆心和直径都不同的圆,它们之间唯一的关联就是所有的圆都相交于且只相交于圆上同一点,温雨隐约觉得这个图形似乎有什么重要之处,只是目前她还想不明白。

她看了一眼那棵树的树冠,高耸入云,一咬牙,决定爬上去看看,想着或许在高处能够弄明白这个图形的含义。

在此刻,她不得不感慨自己幸好有双好眼睛,否则要想爬上这棵树而不惊动树上的蛇还真有些难度。

书上的藤蔓给了温雨很好的着力点,让她在即便不能环抱大树且没有树枝可攀的情况下也能顺利往上走,突然温雨感觉自己脚下的藤蔓微微动了一下,她一低头,发现她踩得位置竟然不是藤蔓而是一条蛇,只是这条蛇的蛇头隐藏在其他藤蔓之间,她这才没有发现。

牵一发而动全身,温雨暗骂一声,刚想退出去,另做打算,外围的那些蛇就有了动静,它们吐着蛇信,像是水管里喷出的水柱一样纷纷射向温雨,后者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向上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