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下午的游乐园,人流量不大,天色刚刚变暗没多久,广播就开始提示游客尽快离场,以免出现滞留。

纪雪城慢慢走出游乐园大门。

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颇有形销骨立的飘忽感,这会儿和日中的阳光明媚不同,气温下降得厉害,风一吹,她便缩了缩脖子,拉紧身上的外套。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一个面容温婉的女人走在纪雪城身边,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我女儿天生爱闹腾,实在是麻烦你照顾了。”

纪雪城从刚才的电话里回过神,打起精神笑着说道:“不麻烦。您丈夫为了医疗事业奔赴国外,您在后方为他料理家庭,才是最辛苦。”

陈怡有些不好意思:“哪里的话。你们行业协会想得这么周到,我和孩子感谢都来不及呢。”

说完,她低头对小女孩道:“嘉嘉,姐姐陪我们玩了大半天,是不是要对姐姐说一声‘谢谢’呀?”

小女孩乖觉地仰起脸,脆生生说道:“谢谢姐姐!”

纪雪城微笑:“不客气。”

陈怡又道:“向小姐,你这次拿了这么多东西过来,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你们协会的经费总是有限的,我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那些卡啊票啊什么的,真是用不上,倒不如由你带回去,送给别人,或是你自己留着用。”

纪雪城摆摆手:“您说笑了。这本来就是我们协会发放给各位专家年节礼,迟了这么多天,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怎么可能拿回去呢。”

你来我往地推拒了好几个回合,陈怡总算是罢休,勉强答应了下来。

说话间,三人已走到停车场。

来时,纪雪城没有开车,而是借坐陈怡的车子。到了回程,陈怡本想着同样载她一程,却不料纪雪城主动说道:“陈女士,您直接开回去就行,我这边……有人来接的。”

“噢……行,”见对方出言婉拒,陈怡没再坚持,“路上注意安全啊。”

纪雪城目送那道红色的尾灯消失在视线范围里,脸上的笑意也随之一点点淡了下去。

在园里走走停停逛了大半天,她的脚早就酸痛不已,偏偏还得尽心扮演好本市医疗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向小姐”,可谓身心俱疲。

她找了个长椅坐下,既是歇息等人,同时也是在今天看似漫无边际的闲谈里,细细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

陈怡,是沈聪的妻子。

纪雪城翻遍了沈聪的背景履历,找到的可突破点不多,最有希望的,就是他的太太。

然而要名正言顺地接近陈怡,没那么简单。她目前的身份是全职太太,社交关系非常单纯,只有一个女儿在上幼儿园,平时不大出门。

不得已,纪雪城找到关系活络的同事做中间人,联系了本市医疗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借着朋友公司的名义,为孙教授团队的所有医疗工作者捐赠了一批年节礼物。

沈聪家里,自然是纪雪城亲自登门。

得知沈聪有个年幼的女儿,纪雪城专门投其所好,送了一张游乐园vip年卡。小朋友还在放寒假,吵吵嚷嚷着就要去。纪雪城正愁没个说话聊天的地方,便顺水推舟,促成了这次半日游。

纪雪城师出有名,又最擅长揣摩着对话者的心思引导话题,陈怡对她显然没什么防备,聊得有来有往。

几个项目玩下来,诸如沈聪去年看过多少个奇葩病人、手底下的研究生发过几篇论文之类的问题,陈怡都毫无防备地说与了纪雪城。

而待到纪雪城曲折婉转地将话题绕至沈聪的学历背景——

“学医的,都苦嘛,”陈怡心有戚戚道,“我先生经常说起他科室的几个规培生,加班写病历那都是常态了。别说现在,就是沈聪他读书那会儿,也是累得够呛。”

“我先生家庭条件比较普通,比不上他专业的几个同学,早早就联系了国外院校,留欧洲、留北美的都有。工资……确实比我们高。”

“既然如此,应该很少有回来的吧?”纪雪城故意把话题往旁路上引。

陈怡果然连连摇头:“你啊,太年轻了。国外哪是那么好混的?沈聪他一个师兄,在美国都读完博士工作好几年了,还不是该回国就回国。”

纪雪城故作无知状:“是吗?还有这种事?”

“是啊。其实真要说起来,我看他那个师兄也不是什么好人。明明是他自己工作上出了问题,心虚得要跑回来,居然还想托我家先生帮忙,联系国内的人脉关系找工作,真是天方夜谭。”

“他出了什么问题?很严重吗?”

陈怡毫无觉察地继续说下去:“应该挺严重的,好像涉及到患者的人身安全了。不过还好我家先生有原则,没答应他那种荒唐的要求——我听说,他的事情都闹上新闻了。”

其实问到这里,陈怡话中的指向已经足够明显。但纪雪城到底不能完全放心,沉了沉气,最后追问道:“就是那位徐楷明医生吗?”

“对,是这个名字。”陈怡肯定道。

由此,沈聪和徐楷明之间的关系,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纪雪城从口袋里掏出另一部手机,语音备忘录里,是一段长达五个小时的录音,记录了她今天和陈怡交流的全过程。

刚才她一心二用,旁听了纪文康和宋哲阳的一通对话,大概能猜到纪文康的用意——他在给宋哲阳最后的机会。

一个卖了肖一明,换一个原谅可能的机会。

只可惜,宋哲阳没把握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未来小说【weila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假定婚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